您好,欢迎来到宿迁律师网


suqian  lawyer network
宿迁律师网
defend your rights, protect your interests

​追求法之公平和正义

​维护民之权利和自由

捍卫您的权利,保障您的利益
宿迁律师,法官的辩护律师——观电影《法官老爹》有感
来源: | 作者:sqddll | 发布时间: 2017-12-10 | 110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法官的辩护律师——观电影《法官老爹》有感

2017-12-10 葛峰 最高人民法院


  (一)


  美国电影《法官老爹》虽冠有“法官”之名,却不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法律电影。诸如唇枪舌剑的辩论,扣人心弦的案情之类的大场面,在本片中着墨不多,亲情与家庭才是主旋律。


《法官老爹》电影海报


  故事是这样的。汉克·帕尔默是一位凡事利字当先、为了追求胜诉可以不择手段的律师。汉克熟悉法庭规则,精通辩护技巧,替不少“坏人”打赢了官司,他令负责公诉的检察官头疼不已,辩护事业做得风生水起。


  汉克的家庭生活却是一团糟:处于离婚的边缘,对女儿的生活几乎一无所知,与父亲关系紧张,二十多年未曾返乡省亲,与兄弟几乎没有联络。如无意外,汉克或许会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自己执业的大都市芝加哥里。但是,母亲离世,让他返乡哀悼,在与故旧的重聚中,汉克重塑了自己原本支离破碎的人生。父亲卷入一起杀人案,使他能够借为父亲辩护的机会,实现与父亲与生活的和解。片中所展现的父子之间那种天然的、无法言表的对立与爱,令人感慨。


  但是,这部影片既然冠以“法官”之名,当中律政因素也就不可忽视。父亲的案件是剧情的推动力,也是汉克重塑自己心灵的主线。汉克正是借这起案件,才得以从“局外人”的角色中重返生活。


  准确地说,汉克是在法官与律师之间那种职业差异与对立中,完成了自己的心灵拼图。更为巧妙的是,在西方法律职业的发展史上,最初的法官是由僧侣和神职人员担任的,律师则是由法官所培养的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法官则是从律师中选拔的,律师是法官职业的“蓄水池”,两个职业相互理解,相互融合。本片所设定的父与子、法官与律师的形象对比恰巧暗合了这一历史进程。


  汉克的父亲约瑟夫·帕尔默是一位刚正不阿、嫉恶如仇、心怀宽悯却又要求严格的老法官。约瑟夫家规甚严,17岁的汉克因毒驾出了车祸之后,孩子们没人再敢碰父亲的车。在法官父亲约瑟夫的建议下,汉克被法官课以重罚,发配至偏远的少年感化院(这为父子决裂埋下了种子)。自觉未能管好孩子的约瑟夫,自此之后,滴酒不沾,自我惩罚。子女们甚至在成年之后,也不敢在父亲面前有失仪态。曾经是问题少年的汉克,则无所顾忌:胜诉与利益,是他的工作目标,潇洒与放纵是他的生活方式,与自己的法官父亲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
  (二)


  当约瑟夫意外地卷入一起杀人案后,汉克为约瑟夫的辩护过程,展现了法官与律师在思维习惯、工作方式与个人信仰等方面的差异。


  由于法官长期居中裁判,将自己置身于当事人之上,因此,当法官变成当事人时,在某些时候,他是不擅于直面冲突的。当约瑟夫初次到警局接受讯问,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警方询问,只是反复强调自己的法官身份,说自己不记得发生过什么。而随后赶到、意图救父的汉克,显然对此驾轻就熟,滴水不漏地回答完问题,带父亲回到家中。


  在一开始,约瑟夫并不想让儿子为自己代理案件,而是选择了一位“菜鸟律师”,汉克也接受了这种安排。这么做或许有三层考虑:其一,父子隔阂未消,彼此缺乏信任;其二,约瑟夫担心只求一胜的汉克会在辩护的过程中,损害自己所享有的公正名誉;其三,一般情况下,律师不宜担任与自己有情感关系的当事人的律师,律师与当事人走得太近,有时会受到情感的影响,难以理智冷静地处理案件,影响辩护策略与辩护结果。


  法官和律师在处理案件时的一个共同追求是“法律真实”,即通过证据和证人拼出案件全貌,在最大程度上还原法律意义上的案情。但是,他们的目的有所不同,法官希望在全面掌握案情的情况下,最大程度地实现公正裁判。律师则希望最大限度地掌握案情,从中排除不利证据或证人,为当事人谋求最大利益。


  在英美法系,陪审团对案件的裁决结果影响极大。因为法律问题法官定,事实问题陪审团定。因此,当“菜鸟律师”挑选陪审团成员时,汉克给他的建议是,挑选那些有些“神经质”的人担任陪审团成员。汉克是在为老父“兜底”,一旦证据对约瑟夫不利,或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,此类人易于接受律师看来并不合理的逻辑推断,有利于被告人脱罪。而太过正统的陪审员则会拒绝采纳不合常规的逻辑论证。


  (三)


  法官重声誉,律师重结果,这不是职业伦理问题,而是职业特性差异的结果,在某种意义上,法官要对大众负责,律师则只对当事人负责。因此,随着案件审理过程的深入,当案情证据不利于父亲、汉克亲自担任父亲的辩护人之后,如何处理案件,父子产生了严重分歧。


  约瑟夫一直没有向汉克透露自己早已身患绝症,并饱受化疗所产生的烦躁、健忘等副作用之苦的事实(他甚至叫不出为自己服务了20年的值庭法警的名字)。公布病情,既可能影响法官和陪审团对当事人精神状态的判断,也可能解释案件事实中的一些不合理之处,会使案件走向有利于约瑟夫。


  但是,久居法官之位,看重声誉的约瑟夫选择隐瞒病情,他不希望自己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位“患病的法官”,不希望人们因为他的病情而怀疑他审理过的案件的公正性,或使自己经手的案件受到核查。但是,于公于私而论,为了维护自己当事人的利益,汉克选择公布父亲病情,以保护父亲免于牢狱之灾。


  当法官成为被告人时,法官就不是法官了,就不该决定案件事实是否披露,这是律师的工作。可是,约瑟夫在案件审理中逐步恢复记忆之后,并没有接受儿子的辩护建议,出于对公正和良知的本能及职业习惯,他选择以“自证其罪”的方式还原案件事实,承认自己受到被害人恶毒的言语挑衅,自己或是在愤怒和精神恍惚的双重作用下驾车撞死了被害人,最终将自己送入大狱。


  与以往单纯刻画睿智法官,或是雄辩律师的律政片相比,《法官老爹》的构思比较独特。影片中的律师和法官存在亲情关系,律师又是法官的辩护人,法庭成为了法官和律师从“局外人”的身份中走出、进入彼此生活的场所。在一系列的法庭调查和证据对质的过程中,汉克在法庭里重新回忆往事,感受父爱,与父亲和解、与生活和解,并最终决定承继父业。正是这种独特的亲情关系,成为法官与律师相互理解的切入点,法庭成为他们和解的殿堂。



作者:陕西省西安市人民政府 葛峰

来源:人民法院报